Ed.荷包蛋~

海的女儿们

松枝Matsu:

彼得·潘开始想念温蒂,他的小女孩,但是他知道她已经长大了,也有可能早就死了,变成一堆骨头埋在泥里,或者一盒灰尘被倒进大海。彼得·潘决定离开永无乡,像人类一样生活一段时间。他想知道为什么温蒂不愿意留下。彼得·潘从一个会飞的小男孩变成一个普通的小男孩。他开始和大多数小男孩一样用双脚走路,吃面包和奶酪,喜欢一些漂亮女孩但是从来不会趁半夜飞进她们的窗口。他去念了小学、初中、高中和大学。毕业以后,他成了一个飞行员。当他驾驶飞机在天空飞行时,突然又想起了很久以前自己还是小飞侠彼得·潘的日子。他看着白云,怀念自己的岛,还有那个爱生气的小精灵。直到现在,他才发现自己失去了什么,他后悔起来,结果心不在焉地把飞机开进了一片沙漠。这里到处都是沙子,走了半天连个人影都没有。他很绝望。他绝望地继续走,又累又渴,终于找到了一片绿洲。更让他高兴的是,他在水边看到了一个金发的小孩子。他很害怕孤独。


小孩子说他来自另一个很遥远的星球,这是他第二次到地球来;他说第一次来是因为和自己的玫瑰花吵架了,一只地球的狐狸让他明白了自己对玫瑰花的感情,可是等他回去,却发现玫瑰花已经枯萎,她再也听不到他的道歉了,那个星球成了他的伤心地。


说到这里,小孩子叹了口气变得沉默,脸上露出忧愁的表情。飞行员彼得·潘又想起了自己的小精灵,他的内心突然感到一阵恐惧,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见到她。飞行员问小男孩愿不愿意跟自己一起回永无乡。


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


小孩子显得有点困惑。


“一个遥远的地方。”


“远方是什么?”


“就像……来自很多光年之外还要走上很多光年的星光。”


“这话是你说的吗?”


“是西蒙说的。”


“那是谁?”


“一个诗人。”


“诗人是什么?”


“告诉我们什么是爱的人,就像你的狐狸。”


“我能再见到她吗?”


“当然可以。他们的肉体死了以后,灵魂就会回到永无乡,那里是他们的故乡。”


他们一起回了永无乡。事情变得很糟,永无乡早就不是彼得·潘离开时那副样子。花凋谢了,草也发黄,森林光秃秃的,落叶铺了一地,他的家成了残垣断壁,只有树干孤独地立着。他找到了那艘属于坏人的船,破败得不成样子,几块木板还漂在海面,到处都没有活物。彼得·潘忍不住痛哭起来,小孩子呆站在旁边,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人。海里传来婉转的歌声,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孩钻出水面,好奇地打量他们。她有一头红色长发,看上去就跟烧着的火一样。


“你是谁?”飞行员抽噎着问。


“我叫爱丽尔。”女孩身后甩起的鱼尾的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她是一条美人鱼。


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飞行员问。


“那可真是一个很长的故事。”美人鱼说,“不过我马上就要离开了。”


“离开?去哪儿?”


“外面的世界。”


“你的身上有玫瑰花的香味。”小孩子突然说,“你是我的玫瑰花吗?”


“有人用玫瑰花让我复活。”美人鱼说,“我不知道她用的是不是你的那朵,但很抱歉,我不是你的玫瑰花。”


“你也让我想起我的小精灵。”飞行员说,“你们长得那么像,你笑起来和她一样可爱。”


“女孩们笑起来都很可爱。”美人鱼说,“所以我也不是你的小精灵。”


“你不能留下吗?”飞行员问。


“我必须得去找一个人。对不起,先生。”美人鱼礼貌地拒绝了,“你们不介意的话,我可以讲讲我的故事,听完你们就能明白了。”




小美人鱼开始讲她的故事。




她是一个属于大海的王国的公主,拥有一副与生具来的美妙歌喉。她很小的时候就向往陆地。她曾经偷偷浮出海面,并因此结识了一个人类的女孩,女孩和小美人鱼相反,她热爱大海,那天她趁父母不注意溜出家门,独自到了海边。她们俩一见如故,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女孩告诉她自己暗恋邻国的王子,但是因为害羞,甚至不敢开口和他说话。小美人鱼是个仗义的姑娘,她想帮自己的好朋友一把。机会很快就来了。小美人鱼等待好朋友时发现了受伤昏迷的王子,她用歌声唤醒王子,又趁女孩到来前藏进礁石后面。王子果然以为是女孩救了自己,小美人鱼看着女孩望向王子时泛红的脸,突然觉得很不是滋味。但是她没有多想,只是随着潮水回到了海底。


女孩要和王子结婚了。小美人鱼这才知道原来女孩也是一个公主。她很生气,她认为女孩的友谊里不该有所隐瞒。她找到女巫,用歌喉换取双腿找去女孩的婚礼,她本来想当面质问女孩为什么要欺骗自己。但是她既不能唱歌,也不能说话,她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嗓音,又不懂人类的文字。小美人鱼为女孩跳了一只舞,每一步都痛苦得像在刀尖行走,她指望女孩能发现自己的痛苦,但是她的眼里只有英俊的新婚丈夫。入夜以后,小美人鱼突然记起和女巫的约定:如果不能实现心愿就会化为泡沫。姐姐们找到她,她们用长发为小美人鱼换来了最后一线生机,她们给她一把匕首,告诉她只要杀了王子,她就能活下去。


“为什么要杀掉王子?”她问,“我只是想要一个解释呀!”


“你想要的,难道不是那个公主吗?”姐姐们反问。


小美人鱼握着匕首,注视熟睡的公主的脸,终于明白了姐姐的话。她想要的不是解释而是爱情,她的痛苦、嫉妒、疯狂和鲁莽都是出于爱情那可怕的占有欲。可是这样的话,杀了王子也无济于事,她的爱注定得不到回应。


她在黎明到来之前,用匕首刺向胸口,从船头缓慢坠落回归故乡。父亲和姐姐们在她的遗体旁痛哭,日出了,她的身躯没有化为泡沫。


她的心愿早就实现了!大姐惊讶地喊出来。




小美人鱼突然停下了讲述,她眯着眼睛眺望着天边。


“暴风雨就要来了。”她喃喃地说。


“后来发生了什么?”飞行员问。


“姐姐去找了她,跟她说清了一切。她们希望她能为我去和女巫做交易。”


“她答应了吗?”


“我真希望她没有。世间最脆弱的玫瑰,最美丽的天鹅羽毛,最纯洁的白马的鬃毛,最自由无羁的灵魂。只有收齐所有这些,才能让我再次活过来。她花了很长的时间,长到我无法想象。"




第一世,公主变成了农夫的女儿。因为父亲的轻率许诺遭到囚禁,她趁机去偷城堡里的玫瑰。那座城堡的主人是一个被施了诅咒变成野兽的王子。最后她帮王子变回原样,带着玫瑰独自离开。


第二世,公主成了白天鹅,只有到了夜间才能变回人形,谁知让一个王子瞧见,惹上了一大堆麻烦事,差点没能变回来。


第三世,她又成了一个公主,比以往都更美丽。但她有一个狠心肠的继母,每天都想着把她置于死地,她从王宫逃了出来,碰到不少好心人。继母始终不肯放过她,这个女人装扮成卖苹果的老妇人,想骗取她的同情心。公主在咬下苹果前起了疑心。皇后只好脱掉披在身上的黑袍,承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。公主难过地摇了摇头,她很失望。


“为什么要一直伤害我?”公主问。


“因为我是你的母亲。”皇后说。


皇后被烟雾笼罩,一点点变出女巫的样子,公主瞪大了双眼。缓缓地,直到烟雾完全散去,皇后依然是皇后,但她长了一张完全不同的脸。那是公主无比熟悉的母亲的脸。公主愣住了,很快又变得愤怒。


“你只是个善妒的女巫!”


“但我也是你的母亲。”


“为什么?!”


“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。”皇后说,“你瞧,无论哪个故事,最后你原本都能如愿以偿地和王子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,不是吗,我的女儿?”


“那只是你的愿望,不是我的。”


“假如那个男人英俊、富有,而且对你足够呵护和尊重,甚至拯救你,我确信那就是你的愿望。”


“为什么一个男人英俊、富有、对我好或者对我有恩,我就该和他结婚,我就会爱上他?”


“我的女儿,女人都需要爱情和婚姻,一个家庭,一个丈夫和几个孩子,没有这些,你的人生就是不完整的,假如那个男人恰好还是一个王子或者国王,你的人生就会从完整变成完美。——等你成为皇后就明白了。”


“可我永远都不会成为皇后!”


“你在做毫无意义的事,我的女儿。”皇后的语调严厉起来。


“我只想做无意义的事,度过无意义的一生。”说完公主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。皇后的面容模糊起来,就像溶解在海水里的倒影。公主睡了很久。她从梦里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躺在棺材里,身边是一个年轻男人和一匹美丽的白马。后来,她拒绝了青年的求婚,就像当初拒绝野兽王子那样,只带走了一根白马的鬃毛。她也没有回王宫,她想自己并不属于那里。她从小就向往着大海。一直幻想有朝一日能跟着渔船出海,然后漫无目的地漂泊下去,做一条自由自在的鱼,永远远离陆地和烦忧。




“她实现了自己的梦想。她穿上男装,和男人们一块儿出海。等那一世快结束的时候,她找了座小岛度过余生。她和玫瑰花、天鹅羽毛还有白马的鬃毛一起沉入海底,她生命结束的瞬间,我获得了重生。但是我睡了很久才苏醒,现在我该去找她了。”美人鱼说。


飞行员沉默了一阵,小孩子不解地看着他俩。


“外面的世界到处都是狂风巨浪。”飞行员说。


“我知道。我知道。”美人鱼说,“当初父王也是这样描述陆地——那里到处都是危险狡猾的人类——但是我不可能像个小女孩儿那样一辈子都藏在自己的卧室里,因为我也知道,她还在狂风巨浪的另一头等着我。”


小美人鱼露出笑容,翻身跃入海面,向远方游去。飞行员知道告别的时间已经到了,她得启程寻找她的公主去了。








fin.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34)

  1. Ed.荷包蛋~松枝Matsu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木子溪松枝Matsu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童话串烧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