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d.荷包蛋~

【千正】寻找巧克力之旅

臼泽塞。:

☆六条千景X纪田正臣。


☆一丢丢的帝杏、新塞,以及正沙过去式提及。


☆老梗,以及很多地方没有查证原文,有BUG或撞梗希望指出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


 


 


 


“我没有跟着你们。”纪田正臣落座以后严肃地说,“我没想搞什么三人约会,我也不是变态。”


“我没说你是。”龙之峰帝人回答,“我相信你的人格。”


园原杏里嘴角抽动了一下。笑出来太不礼貌,她尽力了。纪田敏锐地抓住了这微小的表情向她转过头来,而龙之峰帝人飞快地,在纪田来得及说出任何男女关系方面的调侃之前,向纪田递出了一个小盒子。


对方立刻愣住了,然后浮夸地挑眉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。


“我记得义理巧克力你昨天可就提前给我了。”


“这也……不是那个。”


龙之峰帝人稍微皱着眉,流露出一点点苦恼的意思来,“准确来说,并不是我送你的。”


“噢,这就有意思了。”纪田笑着接过了那个包装得相当随便的小盒子,他摇晃了一下试图从声音上判断里面装了什么,“……至少我们现在知道里面装的不是炸弹。”他向帝人的方向又凑近了一些,眼神里闪动着一些跃跃欲试的意图,“我不介意玩推理游戏,但是这个——这么美好的日子,一年一度的二月十四,我不想太多地占用你们LOVELOVE的约会时间,所以给我再多一些线索?”


“是普通的巧克力啦,来自、嗯、一个你认识的人。”


“好一个直通谜底的线索。”纪田正臣热情地赞美道。


“或者你可以,问一问杏、园原同学?”


他于是将视线从窘迫的发小身上移开,转向正抓着包包的杏里。女孩子因为突然被点到名有些惊慌,她与纪田对视了两秒便躲开眼神,低下头在包里掏了掏,又摸出了一个小盒子。


“包装方式倒是敷衍得如出一辙。”纪田评价道,从杏里手中接过那个小盒子来,“游戏规则是我收一盒巧克力拿到一条线索吗?”


“或许是那样没错……”女孩子不太有底气地回答,她抬头看了帝人一眼,似乎又从恋人的眼中得到了什么鼓舞一样,继续说了下去,“我的建议是,下一步,去寿司店看一看。”


纪田眨了眨眼睛,长长地“哦”了一声:“恋人们在室内温温暖暖地甜蜜着,我这样可怜的单身少年只能在外面东奔西走换巧克力啦——”


“正臣真的是单身吗?”


他又挑起了眉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
那对小情侣交换了一下眼神,然后一致地冲他摇了摇头。纪田眯起眼睛打量了他们一会儿,耸了耸肩:“今天就罢了,放过你们。”


他将巧克力收进包里,脚步轻快地离开了。


 


 


 


他在寿司店门口遇到了似乎等待已久的……黑摩托?认真的?


黑摩托背后还坐着个节假日穿着白大褂招摇过市的医生,纪田谨慎地考虑着是否要凑上前去打个招呼,那边医生已经挥着手让他过去了。


“哎呀你可真是鸿运当头,恰巧我与赛尔提取消了成年人的蜜月之旅,否则可没人来给你送你的情人节礼物,”岸谷新罗说,然后立刻被黑骑士打了脑袋,他一边叫着疼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个盒子来,“给你给你快拿去,青春真好啊,还能玩这种你追我藏的小情趣——赛尔提,我们什么时候也来试试看?”


赛尔提轻轻用手肘撞了撞他,于是他就闭嘴了。一台PAD被递到纪田正臣面前来。


“十二点了,吃个饭再继续吧。”


他点了点头,礼貌地向两位前辈道了谢。那辆车立刻开走了。纪田掂着手里的巧克力盒子,抬头看了看露西亚寿司店的招牌和正向自己走过来的赛门,做出了一个投降的表情,乖乖进了店。


寿司店丝毫没有受到情人节的影响,纪田点了个今日特价,然后犹豫着向俄罗斯人问了出口:“你们这里不会还提供巧克力寿司吧?”


曾经飞过一把刀让他们闭嘴的外国人看都没有看他,弯下腰从柜台下拿出一个小盒子推了过去。


简陋的包装上贴着一张纸条。


“曾经追逐之物?”纪田正臣迟疑着读了出来。他似乎听到厨师轻轻哼笑一声,不过看着那张刀凿斧劈的脸和专注捏寿司的神情,他觉得自己十有八九出现了幻觉。


填饱了肚子离开寿司店,他不太费力气就找到了正在大街上游荡的那位金发小姐姐。他似乎至今还没有问过她的名字?


上一次在这块板子上写的东西是什么来着……是【場所】吗?他接过纸笔,思考了一下,写下了一个chocolate后将东西递还给金发女郎,对方看着他写下的词立刻笑起来,递上了一盒巧克力。纪田抿抿嘴唇接下了,犹豫了一会儿说:


“上次在你这里写下的东西,已经找到了哦。”


对方点了点头,纪田猜那就是听懂了的意思,她哗哗哗翻动失物簿,轻盈地撕下了其中一张递给他。


“温柔萦绕的过去。”


他第一反应是哪个三流轻小说还在用这种台词,然后立刻睁大了双眼。


——不会吧。


“正臣。”


三岛沙树在他身后,轻轻地叫他。他不用看都能想象那人温柔微笑的表情,那几乎刻入他的记忆了。替人寻找失物的小姐姐已经走开,他收拾了一下震惊的心情,转过身去。


女孩子手中拿着一盒巧克力。


“……你都知道啊。”


“都告诉过正臣不要小看女孩子的洞察力了。”沙树眨眨眼,“虽然我和正臣已经不再是恋人,但我依然很能看透正臣的想法哦。”她想了想,补充道,“何况,我还有小杏里这样强力的盟友。”


“前任与现任联手给我设套,真是人生难得的初体验。”


沙树将盒子抵在正臣胸前:“我多余祝你一句,情人节快乐。下一条线索,已经不需要我再说了吧?”


“那家伙可是把我的人际关系查了个底儿掉啊?这事是不是临也先生也跑不掉?”他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皱了皱眉,“到底是怎样的人格魅力能让你们陪他胡闹啊?”


“如果他要讨好的对象不是正臣,我可不会来。”三岛沙树微微笑了一下,“我们做这些,也并不因为我们是那位的同盟。”


纪田正臣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,而沙树再次露出了看穿他的表情:“别拖延了——你到了关键时候,就是会害羞呢。”


说完这句话,女孩子就自顾自地离开了。纪田在原地愣了一下,拽了拽装了好几盒巧克力的包,认命地叹了口气,转头往家里去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“你像个流浪汉,我可要报警了。”


六条千景睁开眼睛,看到纪田正臣俯视着他。


“正臣。”


“大费周章绕了这么一圈,结果最后的时候在人家门口睡着了,”纪田露出一个小小的笑来,“可不够帅气啊。”


千景也露出微笑,他在地上伸展了一下双腿:“什么时候发现是我?”


“从一开始。”纪田回答。


“哦——”六条拖着声音感叹,“我还特意没去找门田老兄,怕你一看到他就猜到是我呢。我不适合出推理题啊,是不是?”


纪田嗤笑:“超老梗的,而且完全不浪漫,什么样的人才会给男朋友出一堆奇怪的题目让人东奔西走,自己却安逸地在别的地方等着啊?”


他突然震惊地看着对方:“你不会把我找东西这段时间拿去把妹了吧?”


“你这么揣测我,我怎么一点儿都不吃惊呢。”六条千景回嘴,然后两人都心照不宣地笑出了声,他从身侧拿出了最后的那个盒子,比纪田收集的那些看起来精美了那么一公分的程度。


纪田伸手去接。对方没有放手。


“你有没有猜到最后那条线索?”


“……你认真的?”


“来嘛。我想听个浪漫的。”


纪田叹了口气:“我随便猜了啊……那就,并肩前行的现在?”


“还算可以,”六条千景评价,“这种羞耻的台词也难为你想出来了。它是你的了。”他趁纪田接过盒子时握住了恋人的手腕,“还有,情人节快乐。”


“好啦……情人节快乐?”


六条依然没有松开手,他仰着脸看着纪田,眯起眼睛:“刚才那句话,其实有一处不太对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不止是现在,还有未来。”


他手上一使劲,把毫无防备的恋人拉到了地上。纪田惊慌地抓住六条的肩膀,然后就被对方摁着后脑勺深深地亲吻了。他只迟疑了一秒,便也闭上眼睛选择沉入这个情人节之吻中。


 


 


 


——等等,他刚才跌坐在地上的时候是不是压到了那些巧克力盒子?!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FIN


 


对不起,我让他们伤风败俗地在家门口胡搞了……


另外千景没有找门田的真正原因是我不会写他们四人组,这一点我十分抱歉。


虽然我完美地错过了二月十四,但是鉴于我没有睡觉,所以我还活在情人节的范畴里,我不承认我迟到



评论

热度(100)

  1. Ed.荷包蛋~臼泽塞。 转载了此文字